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深閱讀>正文內容
  • 大華連續兩年出具"非標"意見 獐子島:擬另聘會計所
  • 2019年09月23日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提要:9月19日晚,上市公司獐子島對深交所關于其2019年半年報的問詢函進行了回復。除了有關公司業績和產品經營情況外,獐子島當前與會計師事務所的合作情況同樣值得關注。

9月19日晚,上市公司獐子島對深交所關于其2019年半年報的問詢函進行了回復。除了有關公司業績和產品經營情況外,獐子島當前與會計師事務所的合作情況同樣值得關注。

獐子島在回復函中稱,“由于公司目前正在商議與擬聘會計師事務所簽約事宜,故暫時無法提供相關會計師對本問詢函相關問題發表核查意見。”這也意味著,獐子島當前的第三方審計機構可能正處于“空缺”狀態,相關審計和核查工作亦無法進行。

記者注意到,今年4月,大華會計師事務(以下簡稱大華所)曾對獐子島2018年度財務報表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而在獐子島不久前披露的《重大資產出售報告書(草案)》中,大華所亦出具了消極意見。

一位接近獐子島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有公司高層曾在幾個月前透露,大華所方面不愿意再和獐子島公司繼續合作,很大的原因在于獐子島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以及公司財務方面的問題過多。

與大華已合作8年

在證監會對獐子島長達一年多的立案調查之后,今年7月,有關獐子島“涉嫌財務造假”的結果終于出爐。在當下獐子島的危難時刻,與公司合作了近8年的審計機構——大華所或欲與其分道揚鑣。

記者注意到,19日晚獐子島披露稱,“正在商議與擬聘會計師事務所簽約事宜”,而公司的會計師事務所原本為大華所。

對此,上述接近獐子島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在今年4月獐子島的內部會議上,就有公司高層表示,不是獐子島不愿意用大華所,而是大華所方面不想再繼續合作。對于這背后的原因,該人士認為:“大華所肯定是看到了獐子島財務方面的各種問題,就不想合作了。”

記者梳理發現,自獐子島上市以來,公司共與兩家會計師事務所有過合作。最初為北京中洲光華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自2011年末,大華所便承接了獐子島的審計工作。

也正是在和大華所合作的期間,獐子島經歷了2014年“冷水團”和2018年初“扇貝跑了”的風波。伴隨著這兩起事件,獐子島的業績分別大幅下滑,公司也因此置身于輿論漩渦之中。

而本次會計師事務所的暫時空缺似乎早有預兆。獐子島披露的公告顯示,大華所曾對獐子島2017年和2018年連續兩個年度的財務報表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對獐子島的持續經營能力表達疑慮。

對于獐子島8月30日披露的有關出售子公司的《重大資產出售報告書(草案)》,大華所亦在《備考財務報表審閱報告》中表示,無法對備考合并財務報表的公允性發表審閱意見。

有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在獐子島近來有關財務審計方面的工作中,已經見不到大華所的工作人員。

9月20日,記者致電大華所欲了解其與獐子島的合作現狀,但工作人員表示不能對此給出回應。此外,上市公司董秘辦的電話已長期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

獐子島短期能否找到繼任者?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相關規定,上市公司解聘或者不再續聘會計師事務所(審計事務所)應由股東大會作出決定。而會計師事務所(審計事務所)提出辭聘的,應當向股東大會說明公司有無不當情形。

但就目前情況來看,雙方若終止合作,仍需經過股東大會的審議。

官網信息顯示,大華所創立于1985年,是國內最具規模的大型會計師事務所之一,也是國內首批獲準從事H股上市審計資質的事務所。但也正是這樣一家大型會計師事務所,其在服務于獐子島期間,曾多次受到外界的質疑。

在獐子島遭受“冷水團”的2014年,新華網在對獐子島的報道中曾提及,獐子島董事長吳厚剛透露,因為受到天氣等客觀因素的影響,在抽測盤點(存貨)時,會計師只能選幾個點參加。“我們選90個點,他只能跟幾個點去盤點。”這也意味著,會計師可能只掌握了不到10%的情況,基于如此現場監測的會計師意見難以令人信服。

基于當下外界對獐子島“涉嫌財務造假”的指責,業內人士亦表示,負責審計的會計師事務所恐難辭其咎。

記者梳理發現,近段時間以來,大華所曾多次出現違規行為。今年4月,因在對中兵紅箭2015年度收入事項的審計執業中,存在應收賬款函證發函程序不規范,導致未發現公司虛增利潤,大華所被湖南證監局出具警示函;而由于對芭田股份和科陸電的審計問題,今年5月以來,大華所連續兩次被深圳證監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督管理措施。

對于未來的獐子島而言,若與大華所停止合作,公司在短期內或很難找到接替的第三方審計機構。有注冊會計師向記者表示,就獐子島目前的現狀來看,審計機構一般不會冒險接下這個燙手山芋。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北京pk10软件必中